您现在的位置:大足网>> 旅游文化 资讯>>正文内容

双路老街记忆

双路老街穿斗木房渊(串架)

双路老街穿斗木房渊(串架)

20世纪70年代的双路老街

20世纪70年代的双路老街

黄桷树下做游戏

黄桷树下做游戏

 

 

1975年双路三岔路口旧貌

1975年双路三岔路口旧貌

20世纪80年代的双路老街农贸市场

20世纪80年代的双路老街农贸市场


 

2020世纪世纪8080年代双路老街旧貌年代双路老街旧貌
 

双路老街记忆


编者按
  随着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特别是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日新月异,那些熟悉的石板路、穿斗房、茶馆和商铺从双路老街居民的生活中一一退出,似乎只是一眨眼,我们已经习惯了钢筋水泥的高楼世界。站在老街旁的百年黄桷树,见证了一代又一代双桥人的生活,曾经风华绝代,如今却已不复存在的双路老街,铭刻了双桥难以忘怀的历史记忆。

建筑风景
  随着工农业生产的发展,城市建设水平不断提高,城乡面貌焕然一新。现在的双路已经看不到穿斗木房的身影,但1975年以前,双路老街居民住宅多为木结构的平房。
  1975年以前,从豆腐大田到狗市坡,老街两旁都是木构架、木檩椽、木板墙、树皮瓦,连接处用榫头穿卯眼做的串架,房上的挑还雕刻着各式各样的花纹。解放前街上居民的生活也很困难,修的串架房基本上都是两家共壁,这样既节省材料,又节省空间,两家人的关系也像共壁一样亲密。也有的两家之间隔着20到30公分的距离,方便放置各种杂物。
  走进串架中间大门,进去就是堂屋,堂屋正墙前面会放一张方桌用于平时生活。供祖先牌位、待客,磨、桶、犁、簸、盆等农具的放置也在堂屋,堂屋左右两边分别是卧室和厨房,并且相互连通。屋顶下安楼枕,横放几根木棒,用木板隔开铺上篱笆,用来堆放杂物或粮食,但人口比较多的家庭也会将上面收拾出来做成简易的卧室。
  结束了一天的劳作,老街居民全家男女老幼都会围炉休息摆上龙门阵,亲戚朋友的到来更是能增加谈性,气氛格外热烈。
  古老窄小,两边人行道只有1.5米的老街,不管是每周星期天赶一次场,还是“二五八零”赶场,老街上都是分外拥挤的人流,多少孩童在这条街上跑着长大。黄杨、月季、杜鹃、玫瑰等多种种满道路两旁的灌木花卉,都在默默注视着老街的变迁,80年代,随着民房改建,这些花卉和老街串架逐渐消失在岁月当中。

人文历史
  “双路老街就是一个小社会,黄桷树见证了双路公社、粮食公司、畜牧站、电影院各个社会机构的发展变迁,更见证了几代人的成长。”老街居民雷先生回忆到,“以前这里叫做‘双雾铺’,因为老街后面有个黄桷坡,夏、秋之际晴天的早、晚,会升起两股白色雾气,老百姓们以为是‘龙气’,取其吉祥之意,将老街命名为‘双雾铺’,后来口耳相传间喊成了‘双路铺’。”
  过年民间艺人还会上街耍大龙,舞狮子,给老街居民们送“福”。双路的河水豆腐远近闻名,曾有“珠溪的桥,铁山坪的苕,要想吃‘灰毛’往双龙铺tiao”之说。
  双路幼儿园、双路小学、双路中学,一批又一批的双桥学子在树下长大,留下的,是充满梦想的青春。
  肇兴于道光,历经清、民国、新中国三个历史时期,传薪于今,已经走过了一百九十一个春秋的双路小学在这片土地将双桥教育之根越扎越深。
  从敦行斋、双路乡中心国民小学校到现在的双路小学,她一直秉承“博闻强识而让,敦善行而不怠”的育人宗旨。
  1913年前,学校的设备只有木质桌子、凳子,教师有一把诫尺。在改称国民小学后,学校才开始有黑板、粉笔。学校是个木制的四合院,黄桷树就屹立在教室旁边的操场上,每天孩子们楼上楼下的追跑,二楼的阳台地板“嘎吱嘎吱”作响,欢快的笑声回荡在黄桷树旁,那应该是黄桷树听过的又害怕又喜欢的声音。
  1970年,学校开始带帽招收初中班,1975年再带帽招收高中班,于是改名为双路学校。1984年附设初、高中班分离后,复称双路小学。随着规模逐步扩大,1991年双路小学迁入新址,黄桷树下继续回荡的是中学生的笑声。
  如今,条件改善,学校规模不断扩大,曾经的小学、初级中学都已搬迁至新校,留在黄桷树下的是稚童们银铃般的笑声,“大风吹,吹什么,吹穿红衣服的人……”他们在树下活动、游戏、嬉戏玩闹,黄桷树继续静静倾听。

市井繁华
  1角钱一碗的盖碗茶,5分钱一锅的爆米花,6角钱一斤的猪肉,用米换的白糕……茶馆、商铺、农贸市场,双路老街经济的变迁留给老街人的是满满的回忆。

临街为市
  打铁铺“叮叮当当”,鸡市街、狗市坡、猪市坝热闹非凡。拥挤的背篼、提兜、菜篮,周边乡民们以街为市,流动商贩见缝插针,买卖东西的人来来往往,络绎不绝,鸡鸭蛋、布、鞋、油条、白糕、汤圆,各种东西都能在集市上买到。
  街边人家开个小商店,在屋门口摆出一张方桌,用玻璃杯装满的一杯一杯凉水等待着滋润那些被烈日晒得干渴的路人。
  从以街为市、拥挤不堪摆地摊、挑担走街串巷吆喝、商铺到综合性农贸市场,曾经的粮票、布票,几分钱一挑的水,几角钱一斤的肉,以物换物的零食……双路老街在经济大发展中走向繁荣,居民对老街的印象也在繁荣的市井中慢慢变得模糊。

猪市坝
  占地近2亩的猪市坝交易市场一到“二五八零”逢集赶场的日子,“打手势,眼神交流”这种约定俗成的暗语讲价方式让交易顺利进行。从前周边乡民都到猪市坝买猪,随着年代推移,人们口耳相传就喊成了“猪屎坝”。三岔路口北边的狗市坡,南边的猪市坝,“交易而退,各得其所”。

曾家茶馆
  “吃茶吃饭过,听风听雨眠。”茶馆见证着老街居民生活颠覆性的变化,透漏着生活的痕迹,是休息、消遣和交际的场所。
  在物质生活极度匮乏的70年代,老街人依旧保持着喝茶的兴致,跑到曾家茶馆,泡上一杯茶就可以肆无忌惮地大摆龙门阵,或者通宵达旦的看香港流行武打录像。

电影院
  出生于上世纪70年代的老街人和电影有着难解之缘,对电影有着深深的嗜好。说起看电影,一幕幕生动的画面在脑海里闪过。
  小时候电影放映队会到街上放露天电影,大家听说之后,顿时心花怒放,互相传递着消息,也不管放什么,带上小板凳,急急忙忙去占位置。在晚风轻拂的夜晚,白色银幕一经挂起,阵阵爽朗的笑声便充满了整个放映场。后来有了电影院,一周会放两次电影,街上的孩子就会提前把饭吃了,约上几个人或者自己一个人提前来到电影院外面,买好电影票,先租借两本连环画看看,时间一到,匆匆随着人流走进放映厅,没钱的孩子想方设法逃票也要钻进去,“贪婪”的享受电影大餐。让人记忆深刻的是,那时候的电影院人头攒动,座无虚席,一部电影可以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经久不息。

记者犹骥通讯员漆佩月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

大足网服务 | 大足简介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2013-2019 txdzw Co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法律顾问:杨廷端(重庆名豪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大足区党政办公中心 邮编:402360 举报电话:023-43768125 传真:023-43768616

渝ICP备13007121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渝公网安备 500225020001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