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足网>> 旅游文化 资讯>>正文内容

大钟寺圆雕造像:弥补大足石刻百年造像历史空白

文物工作者调查出土文物

文物工作者调查出土文物

大钟寺遗址现状

大钟寺遗址现状

大钟寺遗址出土的圆雕造像及铭文

大钟寺遗址出土的圆雕造像及铭文

中元地官像在加拿大展出

中元地官像在加拿大展出

大钟寺出土的花供养菩萨

大钟寺出土的花供养菩萨

 

 


大钟寺出土的罗汉造像
 

大钟寺圆雕造像:弥补大足石刻百年造像历史空白
——北宋咸平三年至治平三年(1000—1066年)


  1986年6月的一天,原大足县新石乡长生村九组的村民周明泉,继续进行着他新屋地基的挖掘,还不到两三米的时候,忽然,锄头就碰到了地下坚硬的石头,刨开上面的泥土之后,眼前出现的是一个菩萨。接下来继续刨,一家人惊呆了,居然在这里埋藏了一大堆菩萨。
  随后,原大足县文管所得到消息,便立即派人来到现场,开始对这一批造像进行编号、登记、照相以及拓片等工作。经过现场的初步调查,文物工作者惊奇地发现,这一批圆雕造像,时间在北宋咸平三年至嘉祐八年(1000—1063年)之间,这一发现弥补了大足石刻百年间造像历史的缺憾。在发现这批造像之前,大足石刻自从北山石刻在五代造像之后,一直到北宋元丰六年(1083年)石篆山石刻开始营造,在这百余年内,极少有石刻造像的记载。
  细心的文物工作者,在这些造像上,发现有“住持院主”“当院僧”的题记,可知当时在这里曾是一处寺院。但是,却没有寺院的的具体名字,经与当地百姓了解,他们世代相传称这里为“大钟寺坡”,于是,将这处造像出土所在地,定名为“大钟寺遗址”。
  这些圆雕造像中,有一身花供养菩萨,头已断残,双手捧盘,盘内盛花朵,残高1.06米,身材颀长,衣纹线条流畅简洁,其下方的造像记记载,是当时“双腊乡”的卢姓弟子一家,舍银四两雕凿,祈乞夫妇安宁,时间大致在北宋嘉祐八年(1063年)左右,造像记明确记载这身造像的题材是“花供养菩萨”,也就是以花作为供养的菩萨像,此题材像在敦煌石窟也有遗存,如乾德六年(968年)的水月观音绢画,下方的供养菩萨均有“持花供养菩萨”的榜题。
  在这批圆雕造像中,从造像记可知,罗汉造像较多。如双腊乡弟子陈炳等舍钱,“镌作第罗汉六尊”,时间在北宋嘉祐六年(1063年);又,当院僧道贤发心镌妆了第三位罗汉等等。从造像遗存来看,还有降龙和伏虎罗汉,他们座下各自雕刻有龙、虎,有一件作品上还明确刻有“镌妆降龙罗汉一尊”。由此表明,大钟寺寺院曾有罗汉群像的雕凿,而且很可能为十六罗汉的组合。这些罗汉造像在艺术上也颇具特色。从伏虎罗汉等像可见,裙摆流畅而自然。一些罗汉的头像,其面容各具情态,老者的成熟睿智,年轻僧人无忧无虑,体现出工匠对造像细节处理的娴熟。
  在最初的调查成果里,基本上将大钟寺圆雕造像识别为佛教造像。有一件作品,造像端坐于石台上,头残,左手持一朝笏,斜放于左肩处,胸部处有围有玉带,带中有布帛下垂,布帛上系有饰带,足着云头靴。从造像的特点看,与佛教造像有较大区别,如手持朝笏的特征,在大足佛教菩萨造像中基本未见,而在道教造像中则比比皆是。造像残存有文字,《大足石刻铭文录》录为“弟子许汉琼与一家眷属等□心造中元地□□一身祈一家安泰□□□同少陆□□□住持院主淳朴”,结合铭文来看,内有“造中元地□□一身”,与中元地官的称谓相吻合,地官为道教三官之一,三官即天官、地官、水官,为道教起源较早的神灵,又称为三元。从这些因素来看,此尊造像极大可能为道教的地官造像。之外,在大钟寺圆雕造像中,还有一尊像,也是住持僧淳朴发心镌造,由郑少年捐资妆銮,造像高0.54米,头断残,双手执朝笏贴左肩,造像时间为北宋嘉佑七年(1062年),此像也具有较为浓厚的道教特点,且时间相近,主持营造者为同一人,为天官或水官一类的道教像可能性较大。
  大钟寺遗址出土的石质文物中,有一件较为奇特,仅仅是一个八面体的石柱,高0.48米,调查人员分析其上刻着的经文,才知道这是一件陀罗尼经幢的幢身部分,并记述了营造的缘由。大约在北宋皇祐四年至嘉祐四年间(1052—1059年),当地有一位王姓的女子和她的儿子罗亨、罗泰等,因为近年来一家眷属多次遭受灾难,于是,他们就认为很可能是王氏身前的丈夫罗超,曾经作下的一些罪孽有关,如他曾经偷过刘真家的猪一头等等,其后,便发心造了这件经幢,希望消除一切罪业。在这件经幢残件上,还刻着“镌作文昌,男惟简、惟一”,这一发现让调查人员高兴不已,因为,文氏工匠是宋代大足石刻的重要雕凿家族,其中的文昌为首次发现,也是迄今为止唯一署有文昌名字的作品,据考证,文昌是文氏工匠来大足的第一代,在他之后,先后有五代文氏后人在大足献艺,如题刻中的文惟简、文惟一分别在石篆山、石门山进行雕凿。
  仅从出土的圆雕造像数量可知,当时这座寺院规模较大,造像中,可见佛道兼容的现象,这为之后大足石刻儒释道三教融合奠定了基础。其中一些作品,极大可能出自文昌等匠师之手。
  大钟寺圆雕造像发现后,也成为大足石刻代表作品加以展陈。2011年1月至2013年3月间,大足石刻专题展览先后在英国威尔士卡迪夫国家博物馆、加拿大安大略省基齐纳博物馆展出,至少有14件以上的作品是来自大钟寺遗址出土的圆雕造像。而今,大钟寺李小强圆雕造像多数陈列在大足石刻博物馆展厅之中,静静向世人诉说大足石刻那一时代的历史,那些驻足在造像之旁的游客,会不会这样想到,是什么原因,使昔日香火鼎盛的寺院,变成了埋在泥土之中的圆雕造像呢?

李小强文/图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

大足网服务 | 大足简介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2013-2019 txdzw Co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法律顾问:杨廷端(重庆名豪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大足区党政办公中心 邮编:402360 举报电话:023-43768125 传真:023-43768616

渝ICP备13007121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渝公网安备 500225020001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