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足网>> 新闻 大足新闻>>正文内容

“诱敌”清剿石马匪患

  五分区所在地的石马乡,扼守大铜公路咽喉,是匪独立支队小老魔(喻成良)的地盘,是匪患的重灾区。喻成良匪部先后制造了七里半和陡沟子惨案,气焰十分嚣张。歼灭这股顽匪早已成为县剿匪指挥部的重要计划。
  1950年4月初,参与征粮工作的军大学员已将工作重心转入武装剿匪战斗。县里决定派一分区的征粮队吴队长带队,选派具有战斗经验的军大学员2个班,从大足前往石马执行“诱敌”任务。
  某天下午3点,军大学员进驻石马天主教堂。
  天主教堂右边便是100多米长的小街石马场。10多名军大学员都带着各种各样的老式步枪,戴着洗得发白的单军帽,穿的是扒掉棉花的棉军服改的单军服,走在街上很是打眼。但明眼人都知道,这些就是学生兵——“新八路”。
  当初,受土匪反动宣传,群众对共产党还有很多误解,见着这些军人都很害怕,很多人躲藏起来,特别是年青妇女。
  军大学员的任务是在街上贴上红红绿绿的标语,三三两两地与老人和孩子们用川话与他们摆龙门阵,讲共产党是为工人、农民服务的党,农村马上要实行土地改革,把地主的土地,无偿分给无地或少地的农民。对参加土匪暴乱的人,政策是胁从不问,立功受奖,首恶必办。凡是放下武器的,本地人马上就可以回家,对外地人发给路费和路条回家搞生产,种田。当时听众虽然不多,但对土匪们震动很大。
  夜色浓浓,县独立营(先前的县大队)营长胡儒林带领一个加强排,悄悄的进驻教堂。这个加强排全都是老兵,弹药很充足,还有两挺歪把子轻机枪和两门六○小炮,重新加强了教堂军事部署及防御。
  第二天早饭后。突然一梭子弹打向教堂。钟楼上的机枪开始了猛烈还击,随即四面响起激烈的枪声。土匪接连几次向大门发起冲锋,都被我军一一打退。安放在教堂水塘旁边的六○小炮,在胡儒林的直接指挥下,不断地向教堂左边山梁上的土匪指挥所炮击。
  这时,教堂里的大钟撞响了。这钟声洪亮,据说能传几十里路。其实这是解放军向县委和野战部队发出敌人上钩的信号。
  战斗已打成了胶着状态,打打停停,停停又打打。从墙上的射孔,解放军和军大学员看到土匪们胁迫老人、妇女和儿童为他们送水、送饭。怕误伤群众,解放军停止了射击,等待出击时刻的到来。
  午后三、四点钟,忽然传来清脆的日本三八大盖的“嘎叭”、“嘎叭”的枪声。这是解放军103团九连“一擢毛”杨连长特有的枪声,是敌人闻之胆寒的声音。
  驻教堂的军大学员和解放军大喊,杨连长来啦!杨连长来啦!此刻,胡儒林命令六○炮留守,一挺机枪留在钟楼上掩护部队出击,一挺用于出击时在前开路,军大的同志留守,防止敌人窜入教堂,随即打开大门。
  钟楼上的机枪响了。胡儒林带着战士们冲出大门,在机枪的开道下,勇猛的冲上了公路旁的小山。枪声、喊杀声响成一片。
  2000多个惯匪,惊惶的喊“涨大水啦”,拼命逃跑。103团的战士们也奋力的追歼这股敌人。
  胡儒林带着出击的战士和伤员凯旋归来时,一个老战士身负重伤,肚子上打了很大一个洞,肠子都流出来了。找不到医生给他处理伤口,在场只有一个卫生员,还是一个刚当上卫生员的新手,他用发抖的手将救急包的纱布浇上酒精,托着伤员的肠子慢慢送回肚里。没有麻药,卫生员也不会缝合,将伤口涂上碘酒,用纱布裹着就算处理了伤口。卫生员和伤员都是满身大汗,在场的人都流了眼泪,卫生员包扎一完就晕倒了。
  大家把伤员抬到通风的地方休息。伤员满头大汗,脸色苍白,一点血色也没有。他坚持着没有哼声,但含在嘴里的帽子都被他咬坏了。当时,像这样的伤,县里没有医生能处理,只有到军分区或到重庆的野战医院。但当时很困难,先不说土匪阻扰,交通就是最大的问题。
  卫生员缓过气来,努力地安慰伤员,想减轻他的痛苦。这时伤员要喝水,伤的人是不能喝冷水的。卫生员到厨房去烧开水,回来一看,晚了,伤员以将一颗手榴弹压在自己的胸前,弹柄已冒着烟,卫生员一声惊叫,那颗手榴弹就爆炸了。
  按照惯例,伤员的枪、子弹袋、手榴弹袋都要收缴。唯有老兵们的“私房”武器没有收到造成了这次大的事故。
  大家流着泪,到石马场上买了一副棺木,用白布将他遗体裹好,给他穿上新军装,将他安葬在教堂对面公路旁的小山下。
  1950年4月11日,县委决定在石马召开公判大会。
  这天上午,县委书记、县长郭中兴,副县长黄信五、公安局长马富华,独立营长胡儒林及警卫员高贵昌、徐洪昌、左六全及警卫营的2个连来到石马。当天下午,警卫营2个连分头下乡剿匪。
  公安局的王志忠带一个班的公安战士,押解着“反共救国军”司令李岳军以及王歪嘴等5人,当晚住宿天主教堂。
  12日凌晨,土匪数百人包围天主教堂,几次攻打都被解放军击溃。公安留守班战士将犯人看押在教堂地下室内。解放军则用机枪、步枪向来犯之匪扫射和回击,持续4个多小时后,解放军迂回围攻,将土匪彻底击溃,我军牺牲战士3人。
  12日中午,群众公判大会正式举行。宣判后,郭中兴及解放军等将原牺牲的毕柱德同志及20多名解放军重新掩埋,随即将李岳军以及王歪嘴等5人执行枪决,以告慰烈士英灵。
本报记者胡才荣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

大足网服务 | 大足简介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2013-2019 txdzw Co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法律顾问:杨廷端(重庆名豪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大足区党政办公中心 邮编:402360 举报电话:023-43768125 传真:023-43768616

渝ICP备13007121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渝公网安备 500225020001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