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足网>> 新闻 >>正文内容

海棠香国香千年

  洛阳未许擅风流,独让佳名在此州。
  妃子午睡春昼永,天仙醉舞晚风柔。
  召公芳树千年馥,荀令奇香尽日留。
  最是渊材风雅处,劝人典郡意悠悠。
  ……
  清代大足县令李德这首《海棠香国》,讲了很多典故都涉及海棠。可以这样说,海棠香国是小川东古道最亮丽的风景线。
  古昌州治所于公元885年(唐光启元年)设大足。至公元1279年(南宋末年),大足一直是昌州州治所在县。宋时在大足城广植香海棠,并建有香霏阁。据史料所记,据载,元末农民起义领袖明玉珍在重庆建国称帝,后来他的儿子明升即位,专取大足香霏亭的海棠花制茶,香味特浓。后明升被朱元璋徙往高丽。与朝鲜王朝太祖李
  成桂交情颇深,经常下围棋,喝茶,还谈到大足的海棠茶。为此,他称帝后把大足版图,划成了颇似一片秋叶海棠,恰与海棠香国巧合。
  古昌州海棠独香,在唐代已经盛名远播。其记载最早见于唐朝的《百花谱》:“海棠为花中神仙,色甚丽,但花无香无实。西蜀昌州产者,有香有实,世人珍为佳果。”说的是昌州海棠不但独具异香,还有美味“佳果”。《百花谱》作者贾耽(729-805),是唐代政治家,居相位十三年,政绩卓著。他更是地理学家、地图制图学家,著述彼丰,其功绩令人称颂。这个1200多年前昌州海棠“独香实”的记载虽然没有用“海棠香国”这个词,但它确立了昌州香海棠的“最早历史地位”。可以推定,在贾耽著书以前,昌州早已“二千里地佳山水,无数海棠官道旁”。宰相著书立说,为昌州香海棠作了极好的宣传。因此,到了宋代,还有钟爱海棠的人“恨海棠无香”。
  这里有个有趣的典故就是李德诗中最后两句讲的内容:受范仲淹器重的才子彭乘在《墨客挥犀》中收录了其堂弟彭渊材的一个故事:“彭渊材闻李丹辞昌州,议者吐饭,往询弃之之故。李惊问之,彭曰:‘昌州海棠独香。’闻者传笑”。彭渊材是北宋音乐家,博通群书,尤工乐律,曾献书于朝廷,而征为协律郎。他曾说,平生无所恨,所恨者仅五事:一恨鲥鱼多骨、二恨金桔带酸、三恨莼菜性冷、四恨海棠无香、五恨曾子固不能诗。后来得知昌州海棠独香,他一生憾事少了一件,喜不自禁,对昌州充满无限向往之情。值得回味的是彭渊材《海棠》诗:“雨过温泉浴妃子,露浓汤饼试何郎。”诗人用杨贵妃出浴之艳丽,喻其娇美动人;用美男子何晏食汤饼汗出,面色更洁白,喻其色白靓丽。用两个典故兼比海棠姿色,栩栩如生。这种同时用美女、俊男“喻花”手法很少有,足见昌州香海棠之可爱。《海棠百韵》诗云:“峨蜀地千里,海棠花独妍。万株佳丽国,二月艳阳天。”佳丽国即“美女国”、“海棠香国”,昌州海棠香国已经成为人间仙境。
  “海棠香国”给人无限遐想,与湖南省因自古盛产湘莲被称为“芙蓉国”有异曲同工之妙。“海棠香国”一词最早从何而来呢?“海棠香国”较早出自宋人沈立的《海棠记》:“大足治中,旧有香霏阁,号曰海棠香国。”可见,“海棠香国”这一美誉较早属于昌州。
  在小川东古道上还有一个与海棠有关的人,他叫张大千,四川内江人,现代著名国画大师。生于1899年,1949年去台湾,1983年去世。
  张大千对海棠情有独钟。1958年他以国画《秋海棠》在美国纽约举办的世界现代美术博览会上参展,荣获金牌,并被国际艺术协会公推为“全世界伟大画家”。
  1979年,张大千连作两幅“海棠”,并在画上题诗:“我家香国为邻国(天下海棠无香,独吾蜀昌州有香,称海棠香国,与吾邑接境),想到花时意便消,独恨少陵无逸兴,一生不解海棠娇。”
  1982年夏,张大千在台北家中接到由成都赴美探亲的女儿张心庆的越洋电话,得悉老友张采芹还健在成都,并时时问及“大千兄长”情况。他一时激动万分,随即作了一幅《垂丝海棠图》,托女儿带回成都赠与老友。画面老干新花,满园春色。画上题诗:“锦绣裹城忆旧游,昌州香梦接嘉州。卅年家国关忧乐,画里应嗟我白头。”时年张大千83岁。
  海棠,为什么让张大千魂牵梦萦?海棠,为什么寄托着张大千的乡思乡愁?这与张大千两次到大足有关。民国五年(1916年),在重庆求精中学读书的张大千放暑假时,与九弟居绶及同学数人步行回老家内江,途经大足时被土匪所劫,十八岁的他被迫做了100天“黑笔师爷”,其间,在参与打劫时得到《诗学涵英》,又得一同被劫的一位进士的指点,开始学习写诗。
  民国三十四年(1945年)四月,张大千游峨眉山,五月中旬通过安岳进入大足,经小川东古道游览大足并参观大足石刻。两次大足之缘,让海棠化成了他心中浓浓的家乡情结。在旅居美国时曾向友人乞讨海棠,并作有《乞海棠》:“君家庭院好风日,才到春来百花开;想得杨妃新睡起,乞分一棵海棠栽。”张大千听说百里之外种有名贵的垂丝海棠,为求购数本,甚至愿意典当画作,节衣缩食,“典画征衣更减粮,肯教辜负好时光;闻道海棠尚未聘,未春先为办衣裳”。这足见他对海棠的热爱。
  严格意义上讲,现在的棠香街道,还是古昌州治所之所在。大足八景之一的东郭虹桥、清明桥与昌州古城,还有“棠香人家”景区都在棠香街道境内小川东道上。清明桥系孝文化的体现,从高坪青龙场游下的“聂龙”,是在这里完全化人成龙,并且在此告别其母亲的。“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就是指聂龙每年回来在这座桥上祭拜母亲,雷公火闪陪着他的情境。我们去的那天,尽管不是同一个季节,但当时天下着蒙蒙细雨,或多或少大家都有点进入“二十四个望娘滩”的剧情。
  (未完待续)(西窗酌)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

大足网服务 | 大足简介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2013-2019 txdzw Co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法律顾问:杨廷端(重庆名豪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大足区党政办公中心 邮编:402360 举报电话:023-43768125 传真:023-43768616

渝ICP备13007121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渝公网安备 500225020001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