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足网>> 科教卫健 新闻热点>>正文内容

千里驰援 爱心流淌

 

 

 


  

  2020年2月2日傍晚,由大足区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重症医学科、心血管内科10名医护人员组成的医疗队从大足出发,与全市其他区县抽调的医务工作者在重庆江北国际机场集结。
  作为重庆市第三批市级援鄂医疗队队员,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将在新冠肺炎病例最多、疫情形势最严峻的武汉市开展医疗救助。
  区人民医院重症医学科护士夏达建是医疗队队员之一,从2月3日抵达武汉的第一天开始,他在完成每天的高强度工作之余,利用休息时间写下日记,记录了援鄂医疗队到达武汉后的时光。


千里驰援 爱心流淌
——大足第一批援鄂医护人员日志(一)

【第一天】

  2020年2月3日,武汉,晴。
  今天是来到武汉的第一天,也是“战前”整顿调整的一天。
  清晨7点,我们10名队员早早就起床,紧张地吃完早餐,便开始分发物资、整理装备。
  下午,我们开始“战前”的最后过关培训,由重庆规划发展处处长王世纯、重庆市第十三人民医院副院长赖晓东做目前疫情总体形势介绍和纪律强调,同时通报我们队伍人员组成情况,我们队伍中年龄最小的23岁,最大的56岁。之后,北京大学第一医院感控处处长李六亿教授开始对我们进行新型冠状病毒感控知识培训。
  白天的时间,短暂而充实。
  晚饭后,我们在商建东队长和黄守玲副队长组织下匆匆集结到1012房间进行防护服穿脱训练,人人过关,因为,我们要为上“战场”做好充分准备。
  在这期间,区人民医院党委书记席家庄打来电话,关心我们在武汉的生活情况,让我们做好自我防护,“有什么困难,随时报告,不要有后顾之忧。”
  训练直到晚上10点左右才结束。
  此时,我才想起,尚未跟家里人报平安。
  我是不太敢说话的。特别是看到爸爸时,他表现得越淡定 ,其实心里越担心。我怕自己开口后,忍不住流泪,更让他们担心。
  但我想对他们说,请他们勿念,虽然疫区形势严峻,但我们依然坚信,大家齐心协力、奋勇直前,这场“战役”武汉能赢、中国能赢!

【第二天】

  2020年2月4日,武汉,晴、有晨雾。
  抵达武汉的第二天。
  今天的日记,记得有些零散,但充满信心和温暖。
  此前,经过刻苦的“战前”急训,我们都通过了“考试”,正式获得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资格。
  然而,在这特殊的战场上,如何成为一个合格战士呢?
  剪头发!
  我们10人中,有一个最强理发师——曹艺。用剪子、推子,一个接着一个,曹艺将我们的头发重新打理了一遍。这样,我们开展救治时,会方便很多。
  今天是况刚医生女儿9岁的生日,看着况刚医生和家人视频,我才想起,已经和家人离别两日了,回想起自己昨日和家人的视频通话,本不平静的内心又多了几分涟漪。
  有人问我幸福是什么感受?我说那就是感受幸福。或许感受到又忘了,或许感受到又未曾察觉。
  但在武汉的今天 ,我觉得幸福——就是看见家人健康平安的笑脸。在这场“战疫”中,我们就是要捍卫自己、家人、千千万万中华儿女的幸福。

【第三天】

  2020年2月5日,武汉,晴。
  起床,我们在微信群里相互加油,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今天,是我们小组接管病区后的首个白天。我们也是首批进入红区的小组。
  在清洁区里,穿防护服时,副队长黄守玲像妈妈一样照顾我们:反复为我们整理防护服,害怕我们有一丁点的“暴露”;拉开缓冲间,进入病房时,她仍不放心,再次大声叮嘱我们……
  事实上,人都有“三急”,但为节省防护用品的消耗,穿上防护服,再急都得憋住。
  其实,吃喝拉撒都是其次的。护目镜起雾遮挡视线、双层手套隔绝触感,严实的口罩截留二氧化碳影响呼吸……穿上防护服,一个小时不到,我就有一种晕车般的昏沉感。
  没关系,困难虽有,但可以克服。
  在这里,值得一提的是,南川区人民医院的援鄂队员跟我们一起,并肩作战。我们两个区县的援鄂医务者被分到一起,新组建了一个救治组。
  在我们这个组里,许多人素昧平生,甚至脱下防护服摘下口罩即使擦肩而过也是陌生人。然而,面对救治工作,大家不分彼此、相互关心,很快度过了磨合期。或许,这就是重症医务工作者的默契;或许,是因为我们同为“逆行者”。
  忙碌之后,和下一班的队友完成交接,迎来了宝贵的休息时间。
  处置室里,没有镜子,脱防护服十分不便。医疗队队员们就互相充当起了彼此的镜子,用口令,指挥队友脱防护服!
  脱完防护服,大家的脸上,无一处不痛。大家的脸上早被“印上”了勒痕。
  这时候,有同事赠诗云:
  乡思暂随青丝去
  伤痕累累掩妆痕
  一心一意为抗“疫”
  英姿勃发胜丽质
  现在,我更加佩服那些为了减少防护用具消耗,死战不退的战友!


【第四天】

  2020年2月6日,武汉,阴雨。
  还来不及欣赏立春后的清晨,奋战了一夜后,上午10点,我同白班战友完成交接后,立即选择回酒店睡觉。
  一觉醒来,已是下午5点半,微信接到新通知:由于病人持续增加,重庆市第三批援鄂医疗队将再增加一个接管病区。这就意味着,我们的医疗队将有一半的人员将于今日进驻16楼,副队长黄守玲也已经调配16楼担任护士长。
  这证明我们援鄂医疗队伍的能力得到了认可,是一件值得自豪的事。但对个人而言,因为以后感受不到黄守玲“妈妈”般的暖心叮嘱了,心中难免怅然若失。
  今晚还有安全大排查,我马上要去整理内务了。此处寥寥数言,给关心我们的每一个人报个平安吧!

【第五天】

  2020年2月7日,武汉,阴雨。
  凌晨5点,顺利完成夜班工作,走出病房。
  我们的工作已经由12人一组,负责 20张病床,变为了6人一组,负责40张床位。人员减少一半,工作量却增加了一倍。
  回到酒店,洗漱完,倒头睡觉。一觉醒来已是下午3点,除了晚上6点还要去领取生活保障物资外,今天我们不再前往阵地了。
  本着互相保护的目的,我们援鄂医疗队的队员们回到酒店都会自觉的相互隔离,在手机上进行交流。
  独居一室确实有些无聊,每个人都只能自找其乐,我作“标间铭”鼓舞自己。
  塌不在华,安寝则佳。食不在细,不够能加。方寸标间,安居援鄂。长街多萧萧,心中难宁静。无人来登门,亦不访别居。唯有聊微信,作修整。非为独居困顿,非忧个人安危。瘟君尚作威,病患仍戚戚。吾辈志:荡平此疫!
  连日来江城阴雨缠绵,希望明天是晴朗的好天气。

【第六天】

  2020年2月8日,武汉,阴。
  今天是正月十五,是一个没有热闹气氛的元宵节。
  我们医疗队除了“黄妈”(给黄守玲老师的爱称)和况刚医生还要驻守阵地,其他的队员都在酒店休息。
  尽管驻地酒店为我们准备了元宵传统食品,但我还是更怀念家乡的味道,毕竟重庆人都是无辣不欢的。果不其然,和休息的队友群视频聊天的时候,大家的愿望都是想吃辣。甚至有队友还立下宏愿,凯旋之后一定要好好吃一顿火锅庆祝。
  其实,我的节日愿望就是一包泡椒凤爪。其他人的愿望嘛,隔壁的似乎是绝味鸭脖,楼下的是辣条……
  特殊的时刻,一如既往地要和家人在视频上报个平安。儿子可能是被关得有点难受了,总在问爸爸什么时候回来陪他玩;母亲反复唠叨着“注意安全,不要逞强”;老婆觉悟就高了,表示家中一切安稳,今天还收到了来自区妇联的慰问品,勉励我要好好为抗“疫”出力。
  我们孤独地待在酒店房间里,却收到了千里之外,来自家乡的温暖——区人民医院的领导和同事、朋友们通过微信群表达了对我们的关心和祝福。

【第七天】

  2020年2月9日,武汉,晴。
  援鄂战“疫”休息时间定然不如往日上班宽裕,但禁足标间确实拓展了时间,因为下午才上阵地,算下来一共要在标间中发酵36小时。
  疫情就是命令,防止交叉传染更是命令中的命令。酒店已经加装了喷淋消毒设施,进出酒店都需要接受消毒液的洗礼;电梯也按照房号进行了分配,援鄂队员只能乘坐自己房号所对应的电梯,且每次同乘电梯人数不得超过四人。下阵后我们如剑入匣中、养精蓄锐;上阵时就要所向披靡,祛瘟斩疫。
  正所谓:
  一入标间深似海,串门基本靠手机。
  瘟君早晚败北去,何苦贪恋人世间!

【第八天】

  2020年2月10日,武汉,阴。
  凌晨交班时得知:今晚,将有8位症状缓解的患者转离重症病房。那不正好又是在我们班上转走吗!听闻此事,感觉忙碌大半夜的疲倦都减轻了几分。抗“疫”数日,有了成效,喜甚。对医务人员而言,还有什么是比看到自己照护的患者病情一天天好转更有成就感的事?
  虽然这只是几万感染者中区区几例,甚至他们还未彻底治愈,但他们的好转对于我们援鄂小队以及病房中的其他患者而言,可谓意义重大。我们病区有好几位患者,病症尚属稳定,但却深陷疾控带来的恐惧。他们见到国家的防控力度,一度认为自己身患绝症,绝食以求解脱。
  我们痛心于党和国家政府的良苦用心没能得到患者的理解,又为患者的身心健康所担忧。只好为他们列举各种通俗易懂的事例,向他们耐心地讲解新型冠状病毒的知识,再通过那些病情好转的案例,从认知上改变他们对疾病的看法,让他们把新冠肺炎当成是一种加强版的流感病毒:只要遵医嘱,该吃吃,该喝喝,没事别忘心里搁,提升免疫力,终战胜病毒。最后那几位拒绝进食的患者主动进食,还夸奖我们科普工作做得好。
  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教训。有一位患者,因肺炎出现呼吸困难,需要使用高流量吸氧机,但是患者喘累烦躁加之隔离治疗带来的惶恐,其治疗依从性不佳。我不断安抚患者情绪、鼓励患者,为他提供心理支持,试了各种方法,或许是疾病的原因,患者依旧不甚配合。
  以往的icu工作经历,多为护理一些神志不清、昏迷的患者,心理护理实非我所长,以往听闻同事劝导自杀未遂患者“你想哭就哭出来吧”还多为不解。而今援鄂战“疫”需要同时捍卫患者“身心”健康,还有更多挑战等待着我。
     听闻家乡第一例确诊新型肺炎的患者于今日治愈出院,心生幸喜。每一位治愈的患者,都是黎明的曙光、胜利的预言,以及还在治疗的患者的勇气。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

大足网服务 | 大足简介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2013-2019 txdzw Co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法律顾问:杨廷端(重庆名豪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大足区党政办公中心 邮编:402360 举报电话:023-43768125 传真:023-43768616

渝ICP备13007121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渝公网安备 500225020001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