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大足网>> 新闻 大足新闻>>正文内容

八旬老母照顾残疾儿六十载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  年过八旬的老人,本应在子女的照料下安享晚年,但国梁镇三凤村的李仲书却不能坐享天伦,她还要陪伴在患有精神残疾和小儿麻痹的儿子身边,忍受着常人难以想象的身心煎熬。  她没有文化,拖着因疾病变形的双腿,整日劳作,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她用浓浓的母爱温暖着60岁的病儿。  5月30日12点10分,82岁的李仲书拖着两条变形外翻的腿,从厨房里端出了一盆稀饭。厨房到堂屋,10来米的距离,李仲书颤巍巍地挪了一分多钟。  给儿子盛出一碗,她则在桌上端起了前一天剩下的稀饭。菜是一碗煎辣椒和一盆四季豆。“一个月药费都要几百,我们很少吃肉。”李仲书掩着泪,轻声唤着低头沉默的儿子:“陶娃,吃饭了。”  倚着竹棒,赤脚的何祖陶吃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他弓着腰,挪动的步伐比母亲更小。脚板摩擦地面,发出“刺刺”的声响。  母亲八十二,儿子六十。他们头发花白,身子佝偻,步履蹒跚。母子俩很少交流,却彼此相依为命。  李仲书的生活也曾有过幸福。她与丈夫育有四个儿子、一个女儿。夫妻勤劳和睦,30年前,二人合力盖起了两层楼的石头房。  有残疾的是大儿子何祖陶。“他很小的时候,因为发烧得了小儿麻痹,后来就只能拄着棒棒拖着两条腿。”一说家事,李仲书就眼泪直流,激动时,她掩面抽泣起来,粗糙的双手一把一把地抹着泪,苍老的脸颊愈发哀伤。  随着年纪的增长,李仲书发现,何祖陶精神和智力都有问题。终日寡言少语,旁人若不叫他,他便可以在一处低头坐上一天。  生活艰辛,另外还有4个孩子需要养育,李仲书和丈夫只能没日没夜地干活,他们已经没有更多的精力和金钱来照顾老大的病。  孩子们陆续长大,三个儿子,老二老三去贵州打工,最小的一个去了新疆。随后,女儿也出嫁。家中就留下残疾的何祖陶和两位老人。  约莫60岁时,李仲书的膝盖出现了疼痛,到处检查也没找到病因。由于经济上的困难,她便抱着“能拖一天是一天”的想法,忍痛度日。实在受不了,便找医生开点止痛药。  一年又一年,她的病情愈发严重,两个小腿开始萎缩,膝盖开始变形,两条腿无法直立,后来走路都成了难事。此时,她的丈夫也患上了肺气肿。  留守家中的三个人,一个残疾,两个患病,日子的艰难可想而知。  丈夫在世,尚且能为她分忧。然而,两年前,丈夫因病离世,李仲书的日子越发难熬。这一年,她刚好八十岁。  老父亲去世,只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孙子回来奔丧。后事料理完,他们再次离家,李仲书与他们几乎断了联系。  最近两年来,李仲书独自拉扯着何祖陶,生活一天比一天难捱。  “吃喝拉撒都是我一个人,带他像带小孩一样,稍微不如意,他还要打人。”李仲书扒开破烂的衣袖,手臂上还有几天前被儿子用棍子打过的淤痕。  母子俩相依为命,李仲书最怕她自己生病,“我如果病得起不来,哪个来照顾他。”  今年年初,有一回,李仲书病得起不来,她在床上躺了半天,想喝口水,唤了半天,坐在堂屋的何祖陶也没有反应。  而何祖陶一生病,屎尿都拉在身上。虽然有残疾,但对于一个八旬老人来说,给何祖陶换洗依然是个大问题。“有一次,我整整忙了一上午,才给他擦干净,把衣服换好。”李仲书累得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木讷的儿子,放声大哭。  两年来,即使感冒发烧,疼痛难忍,李仲书依然操持着家里的家务,还种了点庄稼,补贴两个人的生活。  生活如此艰难的母子,好在得到了三凤村村干部和国梁镇政府的帮扶和照顾。何祖陶每月能领到800元的五保老人补贴,李仲书每月有100多的老人补贴。  “基本生活还好,肉是两三个月吃一回。但是不能生病,药费遭不住。”李仲书说,半个月她才去万古拿一回药,医生开三天的药,她都省着,“不太痛时,一天就只吃一次。病得不是很严重,就慢慢拖。”  一把年纪,你想过放弃没有?“再怎么样,他都是我身上掉下的肉,是我儿子呀,我不管他,哪个管他。”满头白发的李仲书日渐衰老,疾病也越来越多,现在,她最大的担心就是自己走了,60岁的儿子怎么办?本报记者张玮

感动 同情 无聊 愤怒 搞笑 难过 高兴 路过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友情链接:

大足网服务 | 大足简介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2013-2019 txdzw Co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法律顾问:杨廷端(重庆名豪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大足区党政办公中心 邮编:402360 举报电话:023-43768125 传真:023-43768616

渝ICP备13007121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渝公网安备 5002250200013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