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颜色:

主办:中共重庆市大足区委

   重庆市大足区人民政府

承办:重庆市大足日报社


招商热线: 023-43771587

重庆药物种植研究所研究员刘正宇:“中药老牛”耕耘不息

2019-04-16 11:25:07 来源:重庆日报 作者:颜安 【

刘正宇在药研所标本园里察看植株长势。重庆日报通讯员任前蔚摄


刘正宇在药研所标本园里察看植株长势。重庆日报通讯员任前蔚摄


  

  3月20日,结束了在四川隆昌的全国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工作,重庆药物种植研究所研究员刘正宇匆匆赶回南川,继续琢磨自己的“新宝贝”川柿。
  中药资源普查是中药资源保护和产业发展的前提。我国先后于1960-1962年、1969-1973年、1983-1987年开展过3次普查,由于时间间隔较长,参加过两次普查的人已是凤毛麟角,算上第四次中药资源普查,67岁的刘正宇是唯一参加了3次普查的人。
  刘正宇的微信昵称为“中药老牛”,前后跨越40多年的3次普查,印证着这头“老牛”的大半生耕耘。

传承:自小与中药结下不解之缘
  要说刘正宇,就不得不提到他的父亲刘式乔,一位老知识分子,解放前曾是国立中央大学学生,先后学习过化学与农艺。
  “父亲是想走科学救国的道路。”刘正宇回忆,学化学是为了国防,后来看到战争里的难民越来越多,没有饭吃,转而学起了农艺。
  重庆药物种植研究所的前身是一个垦区。1942年,29岁的刘式乔来到这里,和同仁们一起把垦区变成了药物种植、研究单位。抗日战争时期,大后方疟疾横行,抗疟药品奇缺,黄常山是治疗疟疾的奇效药,刘式乔便在这里发明了直接插播法种植黄常山。
  受父亲的影响,刘正宇从小就与中药结下不解之缘。童年时,他时常跟随父亲上山采标本,对金佛山的花花草草产生浓厚的兴趣。
  小学六年级时,刘正宇患了脑膜炎,医生摇头、医院拒收,家人只好把他背回来听天由命,全靠一个过路老头的指点,用金佛山上的草药救回了他的命。从鬼门关回来的刘正宇,后来立下了志愿,投身于药用植物研究。
  干这一行并不容易,首先要清楚各种药用植物的特性,还得了解把它们综合在一起能产生什么样的疗效或害处,刘正宇除自己钻研外,也到处找人要方子。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刘正宇借住在金佛山上的金佛寺(当时叫凤凰寺)。一天夜里,寺庙里来了头野猪,几个和尚怎么也赶不走。年轻力壮的刘正宇及时赶到,把野猪打跑了。一名和尚为了感谢刘正宇,传了两三百条方子给他,刘正宇如获至宝。
  由于父亲患有高血压,刘正宇常常从金佛山上采回重楼草给他泡药酒治疗。1972年的一天,上海药物研究所的一位同仁到金佛山找银杉,父亲嘱咐刘正宇,客人远道而来,一定要带他找到银杉,另外顺道把重楼草带回来。不想3天后,父亲因高血压倒在田间再也没有醒来,刘正宇流着泪将重楼草撒进了父亲的棺材。
  父亲没给刘正宇留下什么东西,只托人给他带了一句话:“正宇,党和人民培育了你,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你首先想到的应是人民。”这让刘正宇更加坚定了研究药用植物的志向。
  从1975年进入药研所以来,40多年里,刘正宇几乎走遍金佛山的每个角落,每年差不多有200余天在野外搜集标本和调查研究,武陵山、秦巴山、峨眉山、贡嘎山、横断山、金沙江、乌江、神农架、西双版纳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
  野外的生活异常艰辛,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更是难以想象。“吃不上饭是常事,睡觉也得多留个心眼。”刘正宇告诉记者,在野外找到农房借宿是最好不过的,但多半不能如愿,“所以我们常常睡山洞,实在不行就睡在崖壁下面。只要头上不漏雨,抱一团谷草、生一堆火就能入睡。”
  野外的生活也是危险的。几十年来,刘正宇用衣服叠成的枕头下钻进过蜘蛛、蚂蚱、蜥蜴、蛇,他甚至遇到过老虎和黑熊,这些经历记者听着冒冷汗,刘正宇说起来却云淡风轻。
  越是珍贵的植物,越是生活在陡峭的悬崖或绝壁上,刘正宇和同事们经常要徒手攀岩,才能把植物标本采下来。“那时候没什么保护,就是一双手抠着石头缝往上爬,有一次爬上了几十米却下不来了,人筋疲力尽,真想跳下去算了,好在听到悬崖的另外一头有声音,接着往上爬,才捡回一条命……”他饶有兴致地说,对事业的痴痴追求写在了脸上。
  “我不愿做河滩上八面玲珑的石头,要做就做墙上有棱有角的砖。”对于科研工作,刘正宇始终坚持一丝不苟、认真钻研,主持各级课题78项,在国内外发表学术论文155篇,采集各类动植物标本30余万份,积累了数千万字的原始材料。
  最让人称道的是,刘正宇发现了崖柏。崖柏是世界上最珍稀的裸子植物,1892年,法国传教士、植物爱好者法吉斯在我市城口县咸宜溪首次采集到崖柏标本,回国后被巴黎自然历史博物馆收藏。之后的百年间,再也没有寻到它的踪迹。1988年,崖柏从自然保护名录中除去。
  1999年,刘正宇带领考察队走进大巴山深处,经过3个多月的艰难寻找,最终在城口明中乡龙门村发现了消失100年的古崖柏。此次发现,促进了我国在2003年批准成立大巴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刘正宇的研究也相继转化为成果,造福于民。例如,他发掘出分布在金佛山海拔1000米以上的南川大茶树生长特性和经济价值,让原本三四块钱一斤的大树茶价值飙升到上千元,当地人种植一株茶树就能吃上饱饭;他在酉阳发现了大面积的青蒿野生资源,并帮助当地建立了一座青蒿素药厂;他主持的全国金荞麦(苦荞头)主产区资源调查和金荞麦人工栽培技术项目,为太极集团解决了急支糖浆面临无原料而将停产的难题……

坚守:到了80岁还要继续做下去
  著作等身,荣誉等身。刘正宇早就可以功成身退,但他觉得自己还有许多没做完的工作,两次主动申请“延退”。如今,67岁的他仍然
坚持上山采药。
  这项工作清贫而辛苦,且很多数时间无法照顾家庭,一般人很难坚持长久。刘正宇却说:“因为喜爱,尤其有收获的时候,感觉再苦再累都值得。”
  上世纪80年代末,刘正宇与同事承接了科技星火项目“南川经济植物动物资源调查研究”。3年时间里,他们搜集植物标本5.3万份,查明金佛山上有经济植物330科、1599属、5099种,动物资源523种。在完成项目的最后几个月里,刘正宇仿佛变成一头拉拽不住的牛,废寝忘食、日以继夜地干。最终,专家们评价该项目“规模之大、内容之全,达到国内同项目研究水平之首”时,他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我要好好地睡一个月。”
  大概十多年前,药研所科研人员的福利待遇比较低,于是,有人选择到医药企业去谋个技术岗位,年收入数倍、数十倍地增长。
  早在1988年,有德国专家就曾以丰厚的待遇邀请刘正宇去工作。北京、成都的几所高校和研究所也曾抛来“橄榄枝”,中科院北京植物研究所甚至准备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带着钥匙来请他“出山”。
  面对这些机会,刘正宇却选择了留下。谈及此,他感慨道,当年自己在云南大学求学时,秦仁昌教授把他的名字署在研究成果的后面,以至于人们都喊他“刘博士”,“其实我哪里是博士呢,我当时连学士学位都没拿到。我的一点点成绩都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获得的,我必须把这种精神传递下去,让中药研究更长久。”
  在刘正宇的各种头衔里,他最看重的是自己的老师身份。如今,药研所许多研究员都是他的学生,他们一直留在药研所为植物资源的保护和利用默默奉献。
  受他影响,儿子刘翔也子承父业,选择到重庆市中药研究院上班,从事中药研究和开发工作。刘正宇说:“我做得还不够,希望儿子帮我接着做下去,让中药研究造福更多老百姓。”
  在中国植物学界有“南北正(振)宇”的说法,说的正是刘正宇和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首席研究员李振宇。如今,他们两人正在合作研究“新宝贝”川柿的特性。或许是由于常年在山里行走的缘故,刘正宇仍然眼不花、手脚麻利,干劲不减,“金佛山是座宝库,只要我还能走得动、上得了山,哪怕到了80岁都要继续做下去!”
  (原载2019年03月25日《重庆日报》1版)重庆日报记者颜安


热门点击信息
华龙网   深圳新闻网   新疆网   厦门网   青岛新闻网   泉州网   大连天健网   杭州网   中国宁波网   温州网   大洋网
桂林生活网   星辰在线   龙虎网   扬州网   胶东在线   西安新闻网   昆明信息港   中国兰州网   银川新闻网   哈尔滨新闻网
成都全搜索   海口网   长江网   伊犁新闻网   北方网   青海新闻网   中国徐州网   金羊网   福州新闻网   洛阳网   舜网
吐鲁番新闻网   合肥在线   太原新闻网   宝鸡新闻网   广安在线   名城苏州网   中国张掖网   大华网   遂宁新闻网   舟山网
湛江新闻网   中原网   开封网   张家口新闻网   长城网   广安新闻网   大足网   浙江晨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深圳市企业联合会

大足网服务 | 大足简介 | 投稿信箱 |

Copyright 2013-2018 txdzw Coporation,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法律顾问:杨廷端(重庆名豪律师事务所)
地址:重庆市大足区党政办公中心 邮编:402360 举报电话:023-43768125 传真:023-43768616

渝ICP备13007121号-2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渝公网安备 50022502000137号

掌上大足
大足新闻微信号